摩的大哥难抗债务压力 力帆汽车一年亏损50亿

3月20日,力帆股份因“16力帆02”债券违约一事连发两份公告,跟据公告内容,力帆股份将在2020年4月3日上午召开非现场会议商讨偿债后续保障措施及详细偿债方案。努力应对债务“危机”的同时,力帆股份也因债券违约一事,公司主体长期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C”。

根据力帆股份在公告中的相关表述,未能按期兑付债券的原因主要是公司资金流动性紧张。按照全联车商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总裁曹鹤的说法,信用等级主要就是为融资准备,“债券违约、信用等级连续下调的情况下,上市公司会融资受限,除了要受到证券交易所的公开谴责外,银行贷款和再融资计划恐怕都要‘完蛋’。”

资金困难

公告显示,力帆股份“16力帆02”债券的发行日期为2016年3月15日,彼时,力帆股份获批的债券总额不超过20亿,实际发行债券11亿元,债券有效期4年。截至2020年3月15日,共有5.303亿元债券因无法按时兑现而逾期,债券利率为7.5%。

因力帆股份未能按期兑付债券本息,自2020年3月16日起,“16力帆02”公司债券将在固定收益证券综合电子平台停牌。力帆股份在公告中表示,债券停牌期间,公司将通过集中资源发展优势产业、精细化管理成本、加速资金回笼等多途径筹集债务资金,并积极与债权人寻求和解方案。

目前来看,受市场行情和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力帆传统燃油车和力帆新能源汽车的产销量均为0,前两个月共销售传统燃油车55辆,新能源汽车15辆。为积极应对债务压力,力帆汽车将对摩托车和通用发动机板块进行资金封闭运行,在摩托车、摩托车发动机、通用汽油机业累计销量均有明显增长的情况下,上述三项业务整持续、稳定的为力帆股份提供现金流。

努力应对债务压力的同时,力帆股份因债券违约问题,信用等级被联合评级下降到“C”。据了解,我国上市公司信用等级共分为三等九级,“C”级为信用最低等级。部分业内分析人士认为,信用等级降到“C”级的力帆股份恐怕很难借助银行贷款、发放债券等常规筹资手段缓解债务压力、补充运营资金。

与此同时,力帆股份在2019年的预计净利润为-49.81亿元,与上年同期相比预计减少52.34亿元,同比下降2068.77%。继2016年发行11亿元债券后,力帆股份再无新债发行,后续主要依赖银行借款。截止到2019年6月底,公司授信总额为81.36亿元,未使用授信额度仅剩0.26亿,债务压顶之下,力帆控股因“融资困难”已出现多笔债务逾期。

市场压力

值得点出的是,受汽车市场整体环境和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面临主营业务压力的汽车企业并非只有一家,即便是跻身自主汽车品牌前列的长城和吉利也在着手缓解市场整体形势变化所带来的业务压力。只不过,与多数主流自主品牌相比,力帆股份的问题更为严峻。

中汽协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汽车产销量分别完成2572.1万辆和2576.9万辆,在2018年已经分别下滑4.2%和2.8%的基础上再次分别下滑7.5%和8.2%。在整体市场行情下行的背景下,力帆股份在2019年的整车销量为25627辆,下滑幅度明显大于行业平均水平。其中,传统燃油车2019年累计销量为22536辆,同比下滑75.52%;新能源汽车2019年累计销量为3091辆,同比下滑69.49%。

与其“中国首家A股上市的民营乘用车企业”地位相比,如今的市场处境可谓是差之千里。在日产、现代、福特等合资品牌产品价格不断下压,15万以下细分市场竞争压力不断增大的情况下,力帆汽车的竞争压力几乎已接近“窒息”。

在此背景之下,力帆汽车在2019年前三季度的扣非净利润亏损25亿元,合并资产负债表中的短期借款超过90亿元,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23.65亿元。在解释为何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为负时,力帆股份给出的解释是:“本期兑付前期开具票据较上年同期增加,偿还到期债务金额大于收到的借款。”

2019年上半年,力帆股份汽车业务贡献营收28.6亿元,占比55.27%。摩托车业务贡献收入17.94亿元,占比30.19%。在摩托车业务利润占比高达124.77%,力帆汽车再融资存在困难的情况下,力帆汽车最好的结果恐怕是剥离汽车业务重做“摩帮大哥”。然而,在汽车逐渐普及,摩托车限行范围不断扩大的情况下,摩托车市场的境况恐怕也是“昔非今比”。

本文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责任编辑:马洪超_NA2888